首页 科技内容详情
新型智商税,让平价中餐瞬间贵10倍

新型智商税,让平价中餐瞬间贵10倍

分类:科技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chơi tài xỉu bóng đá(www.vng.app):chơi tài xỉu bóng đá(www.vng.app) cổng Chơi tài xỉu uy tín nhất việt nam。chơi tài xỉu bóng đá(www.vng.app)game tài Xỉu đánh bạc online công bằng nhất,chơi tài xỉu bóng đá(www.vng.app)cổng game không thể dự đoán can thiệp,mở thưởng bằng blockchain ,đảm bảo kết quả công bằng.

,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Vista看天下 (ID:vistaweek),作者:林麻酱,原文标题:《让平价中餐瞬间贵10倍的网红风,怎么又多了一个》,题图来自:《第22条婚规》


还在朋友圈晒brunch的女孩,恐怕已经被闺蜜孤立了。


现实情况是,已经没有都市丽人会在周末早上十点,掐着水晶指甲,品尝一份班尼迪克蛋和咖啡。


取而代之的是更时髦的生活方式:bistro。


不会读没关系,跟我念,bī-sī-jǒ。


注意,速度要快,尾音要轻——逼死酒。


一股bistro之风最近刮遍了全国上上下下,在各大CBD附近落地开花。


打开点评软件你会发现:十家餐厅三家“逼死酒”,数量比便利蜂还多。


这种原本是巴黎街头的平价小酒馆,来到国内,摇身一变成了高大上的西餐厅。


并在各地餐饮老板聪明灵活的小脑瓜加持下,出现了无数神秘的本土变体:


川渝菜bistro、云南菜bistro、贵州菜bistro……它有餐有酒有烛光,有菌子有擂椒还有大血肠。


简称“bistro大舞台,有胆你就来”。



看着这满大街的花式逼死酒,bistro原教旨主义者们纷纷皱眉,发出了bi心不古的唏嘘感慨。


“bistro早已不是原来那个bistro咯!”



而在时尚的另一边,五环外的吾等土鳖们,直到看到这个词前都还没搞明白——


“到底啥叫bistro?”


是disco家的远方亲戚吗,和bar有啥区别、pub呢?


这股浪气,最早从上海刮起。


大概在两年前开始,上海街头一些餐厅悄然间改头换面,把brunch的场景平移到了晚上。


吃的从三明治换成了xx塔塔,喝的不再是咖啡,而是自然酒。



这种餐饮新流派,最早可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


据传当时的法国新派厨师,因为看不惯传统法餐的繁文缛节,愤然出走、单干盘活的创业项目。


“比bar安静、比pub休闲,还没Fine Dining那么复杂讲究”,一位去过不下7家逼死酒的老饕如此耐心地跟我介绍。


网上关于逼死酒的一段文字介绍,结论:就是酒吧


令人羡慕的魔都人民,用这种三分精致、七分漫不经心的bistro情调,实践着侯麦的文艺生活理念。


一度看得无数外地网友纷纷表示“呜呜羡慕哭了”。


早晚得进一回城,尝尝这流行的bistro。



然而,或许是继承了老祖宗们放荡不羁爱整活儿的精神,bistro的骨子里就流淌着“自由”二字。


很快,重庆夜啤酒来了,成都冷淡杯来了,广州大排档来了,江浙糟卤阵营也来了。


就跟下饺子似的,全国上下各大城市的小老板们,纷纷开始对它进行自(排(列)(组)(合)


鹰杂重庆小面配牛排,加上牛藕茄盒、混血面,这是川渝bistro。


鲁菜系老板,则将粗犷的鲁菜和bistro结合再造,如一场精细的浪漫中式美学。


“海肠捞饭配着寿比南山金汤力,一碗封神。”



在一家湖南菜bistro里,你可以吃到顶了一片火腿的小笼包。


via @Amanda的小厨房


也能吃到一份香喷喷的擂椒皮蛋牛肉塔塔。


via @Amanda的小厨房


尽管有的湖南人看完都乐了,浅浅地觉得有些不伦不类。


但不管怎么说,总算实现了湖南人民的“逼死酒自由”。



老实说,第一次看到一家“云贵下酒菜bistro”时,我就在想:


世界上,应该不会有比这更能创(胡)新(搞)的土洋风情了吧。


直到半个月后,我在北京最老牌的购物中心对面的写字楼里,看到了一家东北菜bistro。


好家伙,古娜拉创意之神这是。


长这样,图源大众某评


我承认我是带着三分预设、七分好奇走进去的。


但当穿着一件套头卫衣的服务台,为我轻轻拉开椅子、点上蜡烛时,还是让我感到了耳目一新。


via @Kira 搜某书发现不止我一个人


菜单上是白纸黑字写着的小鸡&蘑菇、五花粉条、酸菜猪肋排、酸菜猪肉MINI汉堡……


果然,兼顾了东北菜和bistro的精髓:万物皆可造。


端上来的辣芝士苞米烤得焦黑,配上甜红葡萄酒,那叫一个洋气。


图源:作者拍摄


酥脆的东北炸五花,则替代了老法炸鸡腿,一口咬下去——


嗯,不错,味道跟俺们村的猪油渣一毛一样,嘎嘣脆得人脑袋嗡嗡响。


更别提被问及是哪里人时,老板眼神闪躲、略带一丝娇羞地告诉你:


“河南的。”


给你撞了个惊讶满怀。



而当美少女战士的bgm在餐厅里响起时——


那一刻,你知道bistro这个词的含义,已经彻底被解构并重建。


就如《图兰朵》里的姜文,梳着余答应同款小刘海、绑着金色小辫子,重新为我们定义了什么叫“麻匪”。



如今,假若你走进一家写着bistro&cafe/restaurant/bar/bbq的店,问老板“这里是逼死酒吗”。


老板会指着店名告诉你:都行,你自己选。



bistro这位餐饮界当红辣子鸡·中西餐混搭王者·小酒馆刺客,就这样一路高歌猛进。


其进化之快、变化之无序,或许只有加了糯米、燕麦、豆沙、芋泥和咸蛋黄的八宝粥奶茶可与之媲美。


值得一提的是,表面上看,bistro的确混得风生水起,遍布神州大地。


但也不是所有消费者都心甘情愿被它教育。


现如今,关于逼死酒的传闻,互联网上早已传出了一个著名的梗:


和前网红brunch一起,它被列为“two b刺客”——



听名字就知道,这是在吐槽bistro定价高:


“人均300、400,bistro可不便宜。”



就如前文提到的,bistro在国外,本就是由巴黎公寓的地下室厨房演变而来。


主打酒加简单的家常菜,特点是上菜快、氛围轻松、价格亲民。



一个典型的bistro使用场景应该是这样的:


蔡澜就曾说过,他最怕花三、四个小时吃一餐饭。


“去什么所谓精致菜(fine dining)的三星级餐厅,还不如找一家小酒馆(bistro),想吃什么菜或肉,叫个一两道就是。”


吃饱喝足,刚好赶飞机。


不把地点、装潢、餐具当必须,没那么多繁文缛节,平价美酒和美食才是bistro的灵魂。


然而,现如今再在网上搜索,关键词十有八九离不开“氛围感”、“精致浪漫”。


via@肥仔吃深圳 #深圳隐藏的Bistro


各种叙利亚风的装修,比你脸还大的白瓷盘,吃完回家还得再叫份炸鸡垫肚子的分量……以及20W的银河顶。


但茨威格老师早就说过,所有氛围感的馈赠,都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以云南菜bistro为例。


很多见惯了外卖软件上的火烧云和云海肴的人,对云南菜的印象可能还停留在25块一份的过桥米线和18块一份的黑三剁。


殊不知,云南菜里早就有一群浓眉大眼的家伙,背叛了革命。



在上海沙美大楼里,博主@王师傅和小毛毛在一家西餐厅里吃到了云南菜bistro。


为了配合装修,这里每个桌子上都放了高脚杯,用来喝红酒。


用餐环节、菜单都是西式,但做法是纯中式的。


中餐、法餐的老祖宗们,棺材板统统盖不住了


在大厨的介绍下,每道菜都是经过手工反复精心制作。


每个菌子,都有它的种类、口感繁多。



然而,什么高级的菜式、什么牛气的酱料。


“今天天王老子来了,它也是辣子鸡的味道。”


@王师傅和小毛毛


而评论区里热心的云南人本云都坐不住了,纷纷科普:


实际上云南菜哪里需要强调什么菌子,“不过都是好搞钱罢了”。



更别说一些bistro,菜单上打着看起来脸盆大的菜。


上桌后比手还小。


@王师傅和小毛毛


对此,在上海生活多年的生活博主@G僧东 ,曾经总结过上海餐厅的起名套路:


“只要店名起得好,菜价就能卖得高。”


名单里,bistro光荣位列第一名。



似乎不管什么菜馆,只要靠上bistro,装修风格加地段——


哪怕味道一般,价位蹭蹭就上去了。


”两人600+不是梦。“



因为价格不够bistro,平价bistro反而成了贵价餐厅的代名词,一种变相的溢价密码。


东北人第二个申请出战发起反扑。


众所周知,东北菜一直因为美味、直接、分量大,而被称为干饭人的耶路撒冷。


去一家东北菜馆,“每次我妈都让我把汤先喝完,因为这个不好打包。”


没有人能吃光一份东北菜。所以当一个被数学天赋诅咒的东北人,走入一家东北bistro时,内心是这样的:


“这咪咪小的苞米,搁我家门口,也就几块钱,自己烧烧不香吗。“


对于东北人来说,bistro这种性价比,无疑已经构成了一种背叛。



如果吃不饱,出来还得左转隔壁马华牛肉面,楼上西塔麻辣烫。


简直是能把东北大哥气得从哈尔滨一路杀过来的程度。


图源:作者拍摄


不少网友坦言,自己并非“贵价原罪论者”。


“不期待所有都是本地味,但不地道被解释为创新,令人迷糊。”


很多bistro费尽心思把下酒菜搞得花里胡哨,真正的主角酒却被集中吐槽一言难尽。


你去问老板,他往往还说一句:“自然酒就是这样子的。”


这波用户教育,堪比CPU。



还有网友去吃湖南菜bistro,发现以前在类似熟食店就能购买的什么猪耳朵、炸大肠,一端上bistro的桌子灯光一照——


“立刻身价翻到98元。”


“服务员还动不动就给你开一瓶58块的气泡水。”


via@小样抹茶


用价格架起高墙、超过300的套餐,被认为统是违背了Bistro本身的定位。


“谁去谁是冤大头。”



白天卖餐,晚上卖酒,bistro有两副面孔。


跟早A晚C,不少人认为,这不过是虚假中产生活一部分。



但在我看来,骂消费者跟风,其实没啥必要。


跟风是人的本性,就像去年,上海街头兴起的热红酒。


天气一冷,如今都已经出现罐装的了,照样有人买单。


via@知春路杨幂


711的制冰机,都已经摇身一变,成自助调酒区了。


via@Irene刘艺


bistro的爆火,不过是微醺经济下的又一阵风。


毕竟,岂止bistro,每个人都有两幅面孔,需要朋友,需要在一些时刻“把自己还给自己”。


对消费者来说,这也不过是无伤大雅的尝鲜罢了——


就像我,那家东北西餐bistro试营业结束、恢复原价后,我就再没踏足过。


而更聪明的人,则已经开始盘算,如何搞点罐装热红酒,来一家手抓饼、烤冷面、鸡蛋饼之三合一bistro。


毕竟,“加了逼死酒,生意它就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Vista看天下 (ID:vistaweek),作者:林麻酱

 当前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